Explore Life and more!

「在那裡,海際的荒涼延伸到內陸。」

「在那裡,海際的荒涼延伸到內陸。」

「明天我們會走得很遠,最後沿著海岸抵達那座藍色吊橋。」

「明天我們會走得很遠,最後沿著海岸抵達那座藍色吊橋。」

「明天的我們將繼續走,直到那座藍色吊橋。你一路挨近我,笑著說要我擋風。抵達藍色吊橋時將是傍晚,因為我們找不到另外一座跨越公路河的橋,又沒有殉情的念頭,只好繞遠路回海邊小車站。因為你知道人們永遠無法預測旅程的全長,又總是太過悲觀或樂觀,只好原諒我誤設折返點。你走得有點累,我們都很滿足。可惜回程時沒有人賣火車便當給我們。   明天,我們在錯的時間前往錯的地方,明天,你會與我一起搭火車去那個荒涼的海邊小鎮。明天天氣很冷,海風很強,請記得穿得像太空人,我們就可以演《地心引力》,我當喬治克隆尼,你是珊卓布拉克。   我們再回去那荒涼的海邊小鎮吧。」  很想稱這張照片《孤島》,遠遠的,兩塊木頭,就只是木頭。

「明天的我們將繼續走,直到那座藍色吊橋。你一路挨近我,笑著說要我擋風。抵達藍色吊橋時將是傍晚,因為我們找不到另外一座跨越公路河的橋,又沒有殉情的念頭,只好繞遠路回海邊小車站。因為你知道人們永遠無法預測旅程的全長,又總是太過悲觀或樂觀,只好原諒我誤設折返點。你走得有點累,我們都很滿足。可惜回程時沒有人賣火車便當給我們。 明天,我們在錯的時間前往錯的地方,明天,你會與我一起搭火車去那個荒涼的海邊小鎮。明天天氣很冷,海風很強,請記得穿得像太空人,我們就可以演《地心引力》,我當喬治克隆尼,你是珊卓布拉克。 我們再回去那荒涼的海邊小鎮吧。」 很想稱這張照片《孤島》,遠遠的,兩塊木頭,就只是木頭。

「那個沒有別人的地方,我們會開心地牽牽手,不害羞。」

「那個沒有別人的地方,我們會開心地牽牽手,不害羞。」

[高美濕地] 《來自明天的海邊小鎮》不停在腦中旋轉。 「明天我們會去荒涼的海邊小鎮。」

[高美濕地] 《來自明天的海邊小鎮》不停在腦中旋轉。 「明天我們會去荒涼的海邊小鎮。」

「明天我們還會走上一座方舟樣貌的大橋。我們將發現,啊,洪水已退多年,底下只有高速且大流量的車河。我們嘆息,繼續往邊際走去。即使海是灰色的。」

「明天我們還會走上一座方舟樣貌的大橋。我們將發現,啊,洪水已退多年,底下只有高速且大流量的車河。我們嘆息,繼續往邊際走去。即使海是灰色的。」

Somewhere only we know

Somewhere only we know

In our prime

In our prime

「明天沒有陽光,沒有藍白啤酒浪花,我們在冬日溜進夏季活動的場地,像候鳥飛錯方向。對候鳥來說,飛錯就是死亡。而我們居住的城市有很多人失去方向,正在慢性自殺,他們擠在一起聽演唱會,他們擠在一起滑手機,他們擠在一起撿屍與被撿,我們不同,我們愛往人少的地方去吸冷風,我們是有方向感的微殉情,明天跟我去海邊小鎮吧,我們會比他們少死一點點。」

「明天沒有陽光,沒有藍白啤酒浪花,我們在冬日溜進夏季活動的場地,像候鳥飛錯方向。對候鳥來說,飛錯就是死亡。而我們居住的城市有很多人失去方向,正在慢性自殺,他們擠在一起聽演唱會,他們擠在一起滑手機,他們擠在一起撿屍與被撿,我們不同,我們愛往人少的地方去吸冷風,我們是有方向感的微殉情,明天跟我去海邊小鎮吧,我們會比他們少死一點點。」

Rusty crack, rusty memories

Rusty crack, rusty memories

Pinterest
Search